中国书画中的多子多福图鉴赏

时间:2014-1-21 14:00:06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02
内容摘要: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重视家族传承的民族。在古代,早生子、多生子、生贵子是每个中国家庭的梦想和为之奋斗的目标。

刘海粟 《石榴图》(中国画)

齐白石《石榴图》

张大千 《宜男多子》(中国画)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重视家族传承的民族。在古代,早生子、多生子、生贵子是每个中国家庭的梦想和为之奋斗的目标。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产生了许多象征多子多孙的吉祥物。这些吉祥物既有神兽和鱼、青蛙、蟾蜍、老鼠等动物,也包括石榴、莲蓬、枣、栗、荔枝、萱草等植物,“榴开百子”、“早立子”、“早生贵子”、“宜男多子”等吉祥图应用广泛,深入人心,成为中国传统吉祥文化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青年男女中秋夜瓜园摸瓜求多子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孝有三,按《十三经注疏》的解释就是:“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意思是:见父母有过错而不劝说,使他们陷入不义之中,这是第一种不孝;家境贫穷,父母年老,自己却不努力当官拿俸禄来供养父母,这是第二种不孝;不娶妻生子,断了祖先的香火,这是第三种不孝。孟子认为三种不孝以“无后为大”,这种伦理观念对后世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可以说,造就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庭,让祖宗的香火得以绵延不绝,是中国古代每个人成年以后的第一大事业。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传说中的送子之神和象征早生子、多生子、生贵子的吉祥物自然受到大众的喜爱。送子吉祥神名气最大的是张仙和观音菩萨,据说张仙在送子时,要张弓挟弹,张仙从弓里射出的不是箭而是飞弹,“弹”与“诞”谐音,暗含“诞生”之意。神兽之中,龙、凤、麒麟也有这方面的吉祥含义。
  植物中这类吉祥物也很多,凡是多籽的果实和谐音及含义方面与生育有关的花草树木,都被人们视为繁衍的象征。如瓜的特点是果实结籽多,藤蔓长,其吉祥意义就是能得多子。在长长的藤蔓上,大瓜、小瓜一个连着一个,是世代绵长、子孙万代的象征。每年七月初七“女儿节”,有些地方的人们以瓜赠送给妇女,称为“送子”。八月十五中秋夜,妇女们要做瓜糕,而青年男女相伴到瓜园摸瓜,其含义就是祈求多子。过年时,中国人都会在家里放一盘瓜子,人们一边嗑瓜子一边和亲友互相祝福,这种相传已久的习俗反映了中国人盼望多子多孙的集体潜意识。
  文宣帝获赠石榴龙颜大悦
  在众多寓意多子多孙的植物果实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籽粒繁密的石榴。
  石榴,为石榴科属植物,原产于伊朗及其周边地区。相传石榴是由张骞从中亚引入中国的。石榴花果并丽,很快被中国人所接受,并传播到全国各地,其象征意义也逐步融入中国传统文化,成为深受大众喜爱的吉祥物。西晋时,石榴赋大兴;南北朝时,出现石榴诗,石榴象征多子多孙的观念,也在这个时候形成。据《北齐史·魏收传》记载,北齐南德王高延宗纳赵郡李祖收之女为妃,文宣帝高洋来到李妃的娘家做客,李妃母亲宋氏呈献两个大石榴。文宣帝不解其意,这时皇太子的老师魏收说:“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孙众多。”文宣帝听了龙颜大悦,高兴地收下了这份礼物。自此以后,中国出现了用石榴预祝新婚夫妻多子多孙的习俗。民间婚嫁时,常于新房案头或其他地方放置果皮裂开、露出浆果的石榴,以图吉祥。直到现在,一些地方还保留着订婚聘礼赠给对方石榴或石榴花盆,婚礼上新娘在自己的衣服上藏石榴的习俗。
  常见的以石榴为题材的传统吉祥图案有“榴开百子”、“三多”图等。“榴开百子”图画面有两种:一种是石榴连着枝叶,果皮裂开,露出繁密的石榴籽粒;一种是众童子合力抬着一颗露出籽粒的大石榴,石榴上面还有两个在玩耍的童子。“三多”图寓意多子、多寿、多福,画面由石榴、桃子、佛手组成,桃子象征多寿,佛手象征多福。
  南方地区的龙眼象征“贵子”
  除了祈求多子多孙、人丁兴旺,中国人还希望早生子、早立子、生贵子。在众多植物中挑选有这种含义的吉祥物时,古人运用了谐音手法。“枣”与“早”谐音,枣的颜色是中国人认为最吉祥的红色,所以人们喜欢用枣作喜庆吉祥物。栗子与荔枝与“立子”谐音,这两种果实和枣的组合都寓意“早立子”;花生有“生”字,所以枣和花生的组合代表“早生子”;桂圆的“桂”与“贵”谐音,桂圆和枣的组合就寓意“早生贵子”。在很多地方的新婚礼仪上,常由福寿双全的老人将枣、栗、花生、石榴等撒在新婚夫妇的床上或新房四角,并且口诵吉语:“一把栗子一把枣,小的跟着大的跑。”有的地方由新娘在怀中揣着枣、栗、花生等,走进洞房后就脱掉外衣,故意让这些东西撒落在地上和床上。中国南方地区盛产龙眼和荔枝,龙眼也是“贵子”的象征,所以在南方地区的婚礼上,人们常把龙眼和荔枝放在新婚夫妇的床上,祝愿他们早生贵子。
  此外,莲蓬也多子,和石榴有相同的吉祥含义,且“莲”与“连”谐音,故由莲蓬和桂花组成的图案寓意“连生贵子”。
  孕妇佩萱草易生男?
  重男轻女在古代社会是普遍现象,为了保持祖宗的香火不断,每个家庭都至少要有一个男孩可以传宗接代,即使没生男孩,也要跟人讨一个男孩过继。这种传统观念反映在吉祥文化上,就是“宜男草”在传统吉祥中享有特殊的“地位”,寄托着人们生男孩的愿望。
  “宜男草”就是萱草,是一种百合科萱草属植物,别名“谖草”、“金针菜”、“黄花菜”、“鹿葱”等。萱草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诗经·卫风·伯兮》:“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意思是:哪儿能找到谖草,种到北堂后院中。这首诗写一位女子思念她远征的丈夫,她之所以要在北堂种谖草,是想减轻对丈夫的思念,因为传说这种草可以使人忘忧。据《博物志》记载:“萱草,食之令人欢乐,忘忧思,故曰忘忧草。”所以人们常称萱草为“忘忧草”、“疗愁”。
  当萱草花在夏秋之际盛开之时,绿叶成丛,花姿艳丽,气味清香,人们观赏把玩,得以忘忧。古人常以萱草入诗,如白居易《酬梦得比萱草见赠》诗曰:“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借问萱逢杜,何如白见刘。老衰胜少夭,闲乐笑忙愁。试问同年内,何人得白头。”表达了诗人乐观豁达的心境。
  萱草作为吉祥物,人们更多的是取意于“宜男”之名,曹植有《宜男花颂》诗:“草号宜男,既晔且贞。其贞伊何,惟乾之嘉。其晔伊何,绿叶丹花。”赞美“宜男草”纯洁美丽,也说明萱草很早就有“宜男”之名。南朝梁元帝也有《宜男草诗》:“可爱宜男草,垂采映倡家,何时如此叶,结实复含花。”古人为何称萱草为“宜男草”?《齐民要术·鹿葱》引晋周处《风土记》:“宜男,草也。高六尺,花如莲。怀妊人带佩,必生男。”虽然古人没有解释为何孕妇佩之易生男,但在古代,孕妇佩戴萱草花已成为一种习俗。
  以萱草为题材的传统吉祥图主要有“宜男多子”、“宜男益寿”和“宜尔子孙”等。“宜男多子”图由萱草和石榴组成;“宜男益寿”由萱草和寿石组成;“宜尔子孙”图为开花的萱草。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