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沐:建构多层次艺术品公开交易市场

时间:2016-8-29 16:46:22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311
内容摘要:   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了30多年的快速发展期后,整个市场的交易规模估计已经接近4000亿的水平,特别是拍卖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600亿至700亿的平台规模,市场的国际化水平在不断提升,艺术品资本市场也在快速发展,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成就,但这些成绩的取得也并没有撼动中国艺术品市场中的...
  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了30多年的快速发展期后,整个市场的交易规模估计已经接近4000亿的水平,特别是拍卖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600亿至700亿的平台规模,市场的国际化水平在不断提升,艺术品资本市场也在快速发展,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成就,但这些成绩的取得也并没有撼动中国艺术品市场中的一些痼疾,也未从根本上找到相应的解决路径。当然这些问题的存在,最主要还是由我们的市场交易基础状况所决定的。
  在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中,除了一些创新的业态,目前能够称得上公开市场的估计只有拍卖业了。面对大规模的私下交易、画廊业的衰微、博览会的低迷,拍卖业承担的市场功能,特别是在市场冲击和公开性问题上的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因此,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亟需创新突破,特别是亟需建构多元化、多层次、多样态的艺术品公开交易市场,以应对快速增长的消费市场的冲击,包括“互联网+”的冲击和市场结构转型的冲击。我们也特别强调,要把发展多层次公开交易市场,作为进一步提升中国艺术品市场总体水平的重要市场化机制,它是前提与基础。
  关于多层次艺术品公开交易市场建构的基本路径,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一是综合服务平台建设是基础;二是发展平台化交易是核心;三是平台+互联网机制是大方向;四是平台+资管是蓝海。
  综合服务平台建设是艺术品公开交易市场有效建构的基础与前提。这需要从两方面分析:一是由于艺术品的资源特性及其特有的价值发现特性,公开交易市场的建构本身必须依托综合性服务平台。艺术品在整个公开交易过程中,需要综合性的服务手段,不仅包括综合性的金融服务,甚至连基础支撑业态如物流,都与传统意义商品交易的物流业态相去甚远。二是目前处在运营过程中的公开交易市场,无论是传统型的还是创新型的,只有在综合服务平台工作全面到位的前提下才能高效运营。
  发展平台化交易是艺术品公开交易市场建构的核心。艺术品市场的平台化交易大概经历了三个形态:第一个形态是强调基于“三公”原则上的公信力;第二个形态是强调基于整合优势资源的增信功能;第三个形态是强调基于综合服务的风险管理与增值功能。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强调降低交易门槛提供捷径,整合交易资源到规范交易,提升交易效率到风险管控,保护客户利益等方面的转变,都是要把平台的主要功能由鉴证交易,进一步拓展为依托大数据挖掘的风控与综合管理。
  平台+互联网机制的建构是艺术品公开交易市场的大方向。首先我们一定要深刻理解平台+互联网机制,它不是一个具体业态+互联网,或者是互联网化,而是把平台机制与互联网机制进一步融合,形成一个新的机制。目前我们看到的这种发展方向有两个:第一个是一开始建构交易平台就着眼于平台+互联网的机制,比如艺术电商,它完全是基于平台+互联网机制上的交易体系建构,无论是从商品的交易、结算,还是管理、客户信用、营销等,都是基于这种新机制下的一个体系。第二个是传统业态+互联网,这是另外一个方向,现在看到画廊业、拍卖等传统交易形态正在与互联网融合,在融合过程中他们逐步的在建构综合服务交易平台,有的在融合过程中,没有跨过这一步,就可能面临消失的危险,而有一些传统业态,在发展过程中跨过了平台+互联网机制转型的这个坎,建构起了一个新的机制和综合服务型平台,就实现了成功转型。
  平台+资管模式是艺术品公开交易市场待开发的一片蓝海。根据国际市场的经验测算,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潜在规模已达几万亿人民币,而目前释放出来的交易规模大概是三四千亿元的规模,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呢?就是因为我们在艺术品的资产和财富的管理这一个领域没有很好地认知、挖掘与开发。我们在平台+资管模式有三点需要重视:首先是要重视艺术品及其资源资产。我们都知道现在匡时之所以能够与资本市场进行股权融合,就是因为他们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同与青睐,这是艺术品及其资源进行资产化的一个过程。如果没有进行艺术品资源的资产化,那么他们和资本市场、金融市场的对接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对接资本市场的一定至少是资产,并且资产一定是得到了金融化,才能够在一个资本平台上实现流转,它在资产管理中的风险才能得到化解,才能实现闭环的风控体系。其次是资产流转与管理仅仅使艺术品资源资产化还不够,必须要整合市场的综合金融服务体系,对支撑体系如确权、鉴定、评估、见证、备案、集保、物流等进行有效整合,形成资产金融化的能力,才可能实现在资本市场的平台上有效流转,才能够真正建构起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退出机制。现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过程中的退出机制和退出路径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在艺术品资产的流转、管理和资产金融化方面要积极突破,为建立中国艺术品市场退出机制而努力。此外,资产财富配置管理是非常重要的手段和模式,是我们艺术财富管理中的重点。例如在家族财富的传承管理过程中,如何利用保险法、信托法的法律架构,实现企业资产与家族资产、企业财富与家庭财富的有效隔离,实现资产与财富的传承与运营机制,从而进一步实现保值与增值,这一部分的市场前景也非常广阔。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